中央纪委监察部 | 山东省纪委监察厅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RSS | 手机版本
您现在的位置:平邑县纪委监察局网站>> 廉政教育>> 以案说纪>>正文内容

套取工程款贴补私用

      “这样的巡察多来几次,我们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就有保障了!”这是记者本月初在浙江省玉环县龙溪镇马头山村采访时,听到干部群众说得最多的话。

  去年9月,玉环县龙溪镇农村基层巡察组进驻马头山村。就在巡察组进驻的第二天,巡察组工作人员收到一份材料:“村会计陈毅胆大妄为、监守自盗,在村土地复耕整治工程中套取挖土机工时费,你们查不查?”寥寥数字,却透着一股义愤之情。

  “查,必须查个水落石出。”时任巡察组组长的王建新当机立断,立刻组织调查。经过初步分析,虽然该问题线索不复杂,但时间跨度长、取证工作难度大。

  “你们村里的工程都是你经办的吗?”“工程款项结算都是怎么核算的?”巡察组首先找到陈毅,谈话中,副组长林世良有意无意地将谈话重点引到村级工程上。然而,只要涉及工程资金,陈毅就装起了糊涂。

  正面攻不破那就兵分两路,侧面出击。一组巡察人员随即寻找近几年参与该村工程的相关人员调查了解。不承想,竟连连遭遇“闭门羹”,“记不清了”“早忘了”,相关工程的当事人竟集体“失忆”。

  负责查阅该村2014年到2016年村级财务账册的另一组巡察人员发现,相关工程的领款票据规范到位,涉及工程的款项审批有理有据,一切似乎“天衣无缝”,这让调查一时陷入僵局。

  “既然涉及工程款项,就让工程开口说话。”两天后,巡察组带着专家团队来到土地复耕整治工程现场。通过现场测量、数据推算,巡察组发现疑点重重——该工程最多需要挖土机工作24个工时,然而财务领款单上却写着36个工时,除去可能存在的误差量,这近10个工时的差距是从何而来?

  巡察组首先想到的是排查工程队数据掺水的可能性。在连续几天的心理攻势后,工程队负责人才将一份记录真实工时费用的清单交给了巡察组。瞬间,所有的疑点都指向陈毅。

  有了扎实的证据支撑,巡察组立即与陈毅展开二次“较量”。不同的是,此次,当巡察人员将工时费用记录清单放到陈毅面前时,他终于不再抵赖,老实交代了违纪事实。

  原来,2015年,村集体资产有2处违建山地被要求进行土地复耕。陈毅自告奋勇当起了复耕工程的“监管员”。只是没有人知道,他打的是另一个“算盘”。

  “每天看着挖土机在那里挥来挥去,有时候我甚至产生一种错觉,感觉就像是钱在眼前晃来晃去。”正是凭着这一错觉,陈毅在工程即将完工时,主动找到了工程负责人“沟通”,谋划在24个工时量基础上再增加12个工时量进行报账,以套取1.2万元资金,并占为己有。

  “你经手的村级工程这么多,这应该不是初犯。”巡察组话音未落,陈毅立刻交代了他的“初案”。原来早在2014年的村级路灯维修工程中,他就在路灯维修款中套取8000元,用于自己的日常开支。

  “村集体资金关系到农村基层群众的切身利益,我们开展农村基层作风巡察,就是为了打通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‘最后一公里’,增强基层群众的获得感。像陈毅这样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将村集体资金非法占为己有的行为必须受到严惩。”玉环县纪委负责人说,最终,陈毅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。谈话当天,陈毅将套取的两笔共计2万元工程款退回村集体账户,并在村“两委”班子会上作出了深刻检讨。(本报记者 颜新文 通讯员 玉纪轩)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